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其他帐号登录:
  加盟热线
400-887-6917
新闻详情

对话润思祁红汪贵帆:祁门红茶,和天下才能红天下 -凯发k8地址

浏览数:198 
分享到:

比故事更打动人的,是真实。

与你共品茶汤内外的立体世界:土地、茶品、人与事,

共享茶道新生活。

吴垠约茶这样的一个平台,我希望大家可以看到不同的茶,不同的茶产业,但更多的是透过一杯茶,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生。

如果说茶产业是有文化沉淀的,那么,一定是有人在创新,一定有人在突破,也一定有人在坚守,一定有人在传承。


这场直播,与我对话的是一位坚守了30年的祁红茶人,他就是润思祁红的副总汪贵帆先生。

汪贵帆(润思祁红副总经理),祁红茶人,专注祁门红茶三十年。



祁门红茶的过去与现在

吴垠:英国人的下午常常喝的是红茶,祁红也是他们的选择之一。邓小平也有一句话:你们祁红世界有名,你能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故事吗?

汪贵帆:在1979年,邓小平视察黄山的时候,对安徽的省领导说:你们祁红世界有名,要做成小包装,外国友人到黄山来旅游,带回去,带给他的朋友,告诉他们他来过中国了,来过黄山了。可见在邓小平这一代伟人的心目中,祁红就代表着中国。


吴垠:不仅如此,这么一听来,邓小平还蛮有产品研发思路的。他还知道要做成小包装,让人方便携带,然后送人又不会太贵。另外,据说在1915年祁红还获得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

汪贵帆:是的。祁红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了特别大奖,并且从1915年获奖以后,祁红产业开始成长兴旺起来。

吴垠:那么这样子的在历史上就久负盛名的茶,它目前的发展情况是怎样的呢?

汪贵帆:建国以后,国家在祁门和贵池共建了3个国有的大厂生产祁门红茶,并且在1985年以前,中国的祁门红茶一直是由这三家老厂生产。由于各种原因,只有贵池厂通过改制成为国润茶业有限公司,其他两家老厂已经不在了。但是,在20052007年,又有新的力量进入到祁红这个行业里来,他们的发展也很好。目前,祁门红茶正在一个复兴的阶段。需要我们祁红人抱团取暖,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把这个产业做好。


吴垠:在广州这样一个阴冷的天气里面,汪总说出这样子的话,让我感到很温暖。因为一个茶人往往需要有更大的包容性。而人们常常会以为市场是你在跟我竞争的问题,但是事实上我们需要的是联合,让更多的人知道祁红这种好的红茶。那目前祁红的产品价位情况大概是怎样的?

汪贵帆:祁红在国内整体的价格水平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高端的品牌,大众化的价格。除了像九五至尊这样高端的形象产品,更多的是一些大众化的,老百姓能买得起的产品。有一两千块的,也有几百块的。比如说我们这一次茶博会主要的产品就是在一百到五百这样一个价位区间。


吴垠:在这样一个大众化的价格下面,你们是如何保证茶的品质,让消费者能够喝到高品质的茶呢?

汪贵帆:润思祁红65年来,一直不间断地出口欧美市场。大家都知道欧美市场是对食品安全要求最严格的市场,或者说是最苛刻的市场。润思祁红要出口到这些市场,就必须符合这些市场的严格的要求。我们是用出口欧洲的标准来对待我们所有的产品的。


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祁门红茶获奖记录



传统与创新二者兼顾

吴垠:在口感方面,老外常常会用的是调饮的方式,加糖加奶,跟我们清饮的品饮方式是有所不同的。你们是如何在安全的基础上,让产品对于国内外口感的差异具有普适性呢?

汪贵帆:祁门红茶的加工技术一直是润思的强项,因为我们企业里面有很多这方面的人才。他们几代人一直在辛勤地耕耘,钻研我们祁红的加工技术。一方面是传承传统的加工技术,另一方面,结合消费者的喜好,配合市场的需求,来研发新的产品,包括适当地对一些工艺进行改进,让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更加符合年轻消费者的喜欢,更加符合我们国内消费者的喜欢。

譬如说,我们出口到国外的产品是以传统的工夫红茶产品为主。这样的产品保留了传统工夫红茶的特点。很多年轻的消费者对红茶喜欢整支形的产品,不喜欢切断的产品。祁红工夫红茶是切断的茶,不是碎茶。为什么要切断,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国外消费者饮茶的习惯,他们喜欢调饮,他们喜欢开水倒进去之后,汤色能够很快释出来,味道喜欢很浓,切断的红茶更好的符合了他们的这些要求。第二是因为茶叶要出口到国外,把茶叶切断,容积量就能更高一些,节省运输成本;第三是祁门红茶切断以后,更加符合国际标准。传统工夫红茶68毫米之间,条索紧细,金毫显露,长短整齐划一更加符合国际标准的要求,所以英国女王都喜欢把祁红放在玻璃容器里面欣赏。

而对于国内的消费者呢,接受传统的工夫红茶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那么,没有关系,我们在传统的工夫红茶的基础上,进行了少量的切碎,或者不切碎,保持整支形,同时把祁红的花香花味,祁门香这种祁门红茶独特的韵味保留下来。这样的产品我们推出以后,消费者也很喜欢。比如刚才的这款产品闪里红,就是在萎凋、发酵、揉捻和烘焙都进行了一些独到的处理。

现在创新性的祁红主要是分为三种:祁红毛峰、祁红香螺和祁红仙针,那么像这样的产品呢既保持了传统祁红的优点,又符合国内消费者的审美。所以我们整个祁红行业都在努力的去做,一定要满足我们国内消费者的需求。

祁门工夫红茶


吴垠:祁门红茶相比跟其他红茶相比有哪些特色?

汪贵帆:首先,从知名度而言,祁门红茶是最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茶。小仲马在茶花女里面都有提到谈恋爱都要喝祁红。第二,祁红是世界三大高香红茶之一,具有独特的祁门香,似花似蜜似果。它的香味是那种比较复杂的,融合在一起的香味,而不是那种单一的香味。在消费在许多中高档的祁红产品的时候,只要你用心地去品,一般都能够体会到这种独特的祁门香,花香、果香、玫瑰香、蜜糖香、焦糖香,不一定都有,但在不同的温度,不同的条件下,它就会表现出来,所以祁红的这种香气是很神秘的。



如果年轻人不喜欢你的产品,你的企业就没有未来

润思祁红的包装采用了中英文对照的方式


吴垠:润思祁红不愧是65年来一直在出口。在广州这么大的茶博会上,我很难得在产品的包装上是中英文对照的。事实上人们可能在一些小小的细节上,就会看到说是你的思维是局限在我自己要这样子来做,还是说我真的知道市场的需求在哪里,我要去寻找一个市场的细分的机会和让别人在接触到我的产品的时候更容易去了解你的信息。这样的企业的一些创新性行为呢有可能会打开人们更好的去认识我们的茶。现在茶产业会面临一个挑战就是到底如何让消费者可以年轻化、时尚化、大众化,甚至普及化,让那些喝红酒和咖啡的人也可以多一点爱好来关注茶,也许这也是一种尝试。我想问问汪总,因为红茶毕竟还是一个属性偏年轻的茶,你们在跟年轻人互动或者推动消费者去接受红茶尝试的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汪贵帆:在产品的形式上,如何符合八零后,特别是八五后和九零后的需求,这个一直是我们牵挂在心的问题。我们想,如果年轻人不喜欢你的产品,那对于企业来说就没有未来。我们润思现在才65年,我们想做百年企业的话,每年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我们要做出年轻人喜欢的产品,不仅形态上要让年轻人喜欢,口感上要让年轻人喜欢,它的售卖方式上也要让年轻人喜欢。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我们不但要做一些祁红的清饮,我们还要做一些祁红的调饮。我们在祁红里面可以加一些花,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水果,加一些国家法律允许,而且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让它成为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一种产品方式。


创新性的祁红产品


吴垠:就像调酒一样,允许它去调配。而生活本来就是在于创造,年轻人喜欢新鲜,这也不愧为一条好路子。

汪贵帆:祁红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产品。它里面不但可以加咖啡、加奶、加果汁、加红酒,还可以加花瓣。我们这些年推出了很多面向年轻人的产品。我们推出了一款致闺蜜的红茶。里面就是祁红和玫瑰花在一起的。还有里面加桂花的产品,也有加生姜的。那么这些产品呢,就适合在互联网上销售。好的产品如何适合年轻人,不光是产品形式的创新,售卖方式的创新,其实对我们祁红的从业者来说,归根到底是我们思维方式的创新。只有我们重视年轻人,我们站在年轻人的角度来考虑凯发k8地址的解决方案,我们祁红产业,不光是润思,还有其它的企业,我们一起来想更多办法,让祁门红茶满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喜欢,符合他们的需求。


吴垠:跟汪总聊我很开心。我一直听他反反复复在讲其他的企业。他的这种胸怀,他讲到的是我们要改变自己的思维。这个思维里面也包括你如何跟其他的企业共生共存,共同去研发和创造产业的一些新的消费习惯。我们在很多行业里面都可以看到老大和老二的竞争关系,但恰恰也是他们彼此的这种竞争促进了他们的发展。比如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这种。他们因为有这种有力的竞争对手,而逼迫自己去思考自己的创新,也给消费者带来了更多更好的体验、创新和服务。我也要在这里给他们打一个广告,就是他们刚才提到的那些创新性的产品在天猫和京东的旗舰店都有销售,年轻的朋友们可以去那里购买。我现在为什么会在跟企业互动的时候,真心的会为这样子的企业去打广告呢?因为,中国的茶产业需要你的支持,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不同的产品式样,放下说茶是属于老人的东西,属于旧时代的东西,而一杯温暖的红茶是可以从早晨温暖你的胃开始。


想在国际上拥有话语权,需要靠大家一起来做

网友提问:在国外,祁红与其他国家的红茶相比,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汪贵帆:虽然祁红是最有国际知名度的中国茶,但在国际市场上,相比其他国家的红茶来说,祁红要走的路还很长。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建国前特殊的政治环境,导致祁红很多的国际市场被别人抢去了。


吴垠:刚才讲到这个问题,汪总的声音就放低了。从这一点看来,中国的茶产业真的需要复兴。我们天天都在讲自己是盛世、大国崛起了,其实在茶的产业上面,大家常常都会误解说世界茶园在中国,中国茶园到处都是,那么,我们的茶的出口量,在全球其他地方销售量是不是最多的呢?其实不是。因此,这也是我们整个茶产业需要继续反思的一个点说,到底我们中国的茶产业怎么样子在品类、品牌、产品上面去做更多的功夫,从而在世界的茶产业真正的占有一席之地。当然这里面有历史原因,然而,很多时候我们要背负着历史前进的话,我们没有办法,只能靠坐在这里的汪总以及所有从事茶行业的人以及消费者们一起去支持我们的企业,一起去把中国的茶产业做大。虽然听起来都点高大上,但确实需要这样子去做。

汪贵帆:是啊。做茶企业,特别是做一个历史比较悠久的茶企,很多东西我们讲得很大,但是也要落地,也要做好。刚才提到祁红在国际上的出口,我们应该很自豪地讲,我们润思祁红每年都在很稳定的出口,出口到英国、德国、俄罗斯、美国、日本。虽然某些地方的标准越来越苛刻,但是,我们一直坚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来符合这些标准的要求。有些标准定得实际上不一定是合理的,但是我们呢只有先满足它,才能去改变它。


吴垠:我想冒昧地问一下,现在出口量跟国内的比例大概是怎样的?

汪贵帆:如果从重量上来讲,出口量是很大的,但出口的都是一些基本的大众的品类,出口的单价都不会太高,当然每年也会有些高档的出口到英国。但是,绝大部分的价格都不会太高。出口的单价跟我们的成本相比,还没有能够表达出我们中国茶叶的成本。所以,我们祁红的茶人在出口的时候,大家做的以及在追求的是要让好的祁红在国际上也能卖到高的价格,我们要有话语权,要靠大家一起来做。


润思祁红董事长殷天霁在米兰世博宣传祁门红茶


吴垠:汪总现在说到的是一个比较严肃的话题,我时时刻刻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行业的担当。他刚才讲到的是如何让祁红在国际市场上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对得起我们的这片好土地和好品质,那这个需要行业、企业的联合和自律,因为大家不能为了一己一时之利而可能令到我们自己的价值、价格以及我们这种可持续发展的后继的利润可能被稀释掉。当然,我们不是要把自己吊起来卖,而是建立一个合理公平的价格体系而已,要在市场上既保有自己的价值地位,也拥有你的价格利润才行。因为有时候价格太低,说明你的档次不够嘛。我觉得这也是作为茶的产业大国,确实需要去努力的。

我想问一下,现在你们在产业里面能够担当到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汪贵帆:在祁红这个产业集群里面,因为润思祁红历史最悠久。是三家国有老厂里面,唯一一家能够完整传承下来的企业。所以,我们在整个的祁红产业链这一块,包括祁红的四县一区这些茶农也好,基层政府也好,大家对润思祁红的口碑都很好,都很信任我们。在行业里面,我们跟老的从业者也好,跟新的从业者也好,都很团结。从2000年到2006年这一段时间里面,在全国的很多地方,只有润思祁红一家在孤军奋战,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做一个行业一家做不起来,需要大家一起来做。我们非常羡慕在广州茶博会上有些抱团来参加的那些地区,互相竞争没关系,一定要抱团,打开一片天地,这样一来,我们祁红产业,每一家企业的份额都会越来越大。先抱团,抱团以后再竞争,大家的份额会高,市场的空间会更大,利润更好,我们祁红产区的茶农得到的利益就会越多。我们如何回馈祁红产区的茶农,让他们多受益,这也是我们祁红产业要重视的问题。


吴垠:其实,不只是品类之中自己抱团,产区自己抱团,事实上呢,不存在说自己品类的抱团了,跟其他品类之间就是一种竞争关系,我们应该要看到的是茶的市场的空白点,或者说人们品饮和消费习惯还多得不得了,甚至品类之间的竞争,也是促进人们更多元化的去认知茶,然后去增加茶的消费量的一种行为。事实上空间还很大。

我从汪总的身上,看到了一种的精神和真正的领袖风范、责任感、大局观。这真的是难能可贵。如果我要把今天的谈话写成一个小的报道的话,我觉得标题应该用:祁门红茶,和天下才能红天下。不能只在一点一滴上去看一城一池的得失。大家相互支持,今天彼此给了面子,事实上共同都能够把精力放在一些更加有价值的一些问题上。这是今天跟您聊天,我特别意外的收获。


作为一个茶人三十年的坚守,沉淀自己,敢于付出

吴垠:刚才您讲的还是企业的层面,我想要聊聊您的个人。为什么呢?因为,每个行业、企业其实都是由一个个的人组成了这个行业的精神面貌和它的团队精神或者执行能力。咱先把家国放一边,咱们来聊聊一个茶人的人生是怎样的。请问汪总从事祁门红茶的工作有多久了?

汪贵帆:有三十年了。我个人其实没什么。我85年就到这个企业来了,对这个企业抱着很深的感情。从年轻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是这个企业培养了我,教育了我。我们无论是工作多艰难,市场有多艰难,这个行业多复杂,实际上你的平台是这个企业给你的,你有今天是这个品牌给你的,所以我们要常怀感激之情,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其他的很多东西,辛苦过,累过,每个人都辛苦过,累过,其实来讲,没什么。就像刚才我们说祁红的发展,也经过了一波三折。在祁红最艰难的时候,我们每一个祁红的茶人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想法,这很正常,但是正是因为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对祁红不离不弃的人,有千万个像我这样的人,祁红才能够传承到今天,让我们润思祁红有了这样的一个市场位置,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喜欢,让我们祁红行业的复兴才有机会,这个目标的实现才不会太长。


吴垠:在润思祁红65年的企业生命历程里面,汪先生用30年的时间跟它走在一起。这个话题我为什么要问呢,因为我忽然想到现在我们的年轻人们常常是一年就会换一个工作,这是一种状态。而事实上,你到底想要成为谁?在你的领域里面,你有没有机会去做到,你了解这个行业,了解你手头的事情,从而能够把你的才华在一个事情一个平台上去发挥出来。我们姑且不要谈匠人精神,我们就谈一下职业精神,在这样子的一个传统企业,传统行业里面,我看到了一种老牌职业经理人的这样子的一种心态。30年,一个人在一个企业,一直做下去,因此他今天就有资格讲得出祁红的前世今生,讲得出祁红的品类、产品、工艺、消费者,他可以稳稳地坐在这里,成为这样一家代表性企业的副总。


那么作为,吴垠约茶这样子的一个平台呢,我希望大家可以看到产业、看到的是茶、但是更多的是透过一杯茶我们看到不同的人生,事实上,在产业里面的这些人,我们会知道,如果一个产业真的会有一个文化的沉淀的话,那么一定是有人在创新,也一定有人在坚守,一定有人在传承,一定有人在突破。如果没有一点时间的沉淀,这些都不可能做到。因此,我觉得一个人可以在一个企业做30年,然后才能够沉淀自己。这恰恰也想说为什么我们自己在国外会觉得,为什么我们没有百年品牌。我们在抱怨,在看不起别人,在觉得别人的动画片很好,别人的老牌子很好的时候,亲爱的朋友,你和我,我们一起做过一个怎么样的职业的态度,我们做过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如果一杯好的红茶要做出来,或者一个好的故事要发酵,只有两个字——岁月。或者一个老的师傅要做得出一泡很到位的茶,哪怕是做茶的手感。你们知道吗,在祁门做茶的里面,分工是很细的,有的人是几十年就负责筛茶,把筛茶这个工艺做到极致。所以,对于汪总30年在一个企业这样一个经历,我想分享说,如果可以,你要知道你是谁?  作为一个茶人30年的坚守,沉淀自己,敢于付出。


最后,请您再分享一些对茶产业的建议吧?


汪贵帆:在我们润思祁红,有两个关键词:一个叫聚焦,一个叫坚守。聚焦是什么意思呢?我们65年来只做一件事,就是把祁门红茶做好。坚守是什么呢?我们有自己企业的一个审美和企业的文化,落实到我们的产品上,就是我们现有产品的形式。我们在推出一款产品的时候,会深思熟虑,会精雕细琢,一旦推出以后,会集中很多的精力,来聚焦做这件事情,从我们目前得到的资料来看,我们目前的消费者只要品尝了我们的润思祁红,回头客很多。那么实际上,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我们的产品。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不能够轻言放弃,做什么事,要一直做下去,消费者今天看不到你,或许他明天就会在其他的什么地方看到你。很多事情只是我们没有想到。


我们来广州的茶博会,更多的是带着一种学习的目标,我们只有在这样一个大的舞台上,我们才能看到自己的短板,才能看到其他企业的长处,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这就变成我们将来前进的动力。另一方面,我们来广州茶博会,我们是带着自己一年的,或者说是大半年的成果来的,这个就是我们的长板,也要让广大的消费者和经销商知道。把长板和短板结合起来,学习别人的经验,来弥补自己的短板,发挥自己的长板优势,把我们润思祁红的品牌做好、产品做好,客户的体验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