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其他帐号登录:
  加盟热线
400-887-6917
新闻详情

会上。 -凯发k8地址

浏览数:216 
分享到:

我希望能和别人平起平坐,而不是象现在这样低人一等。接受良好教育,读遍所有好书。我是不是该发挥自己每一份潜力呢?我必须成功,别无选择。 ——风雨哈佛路 从来不是让你把一次考试当成人生成败的赌注,只是想让你在年轻的时候体会一次全力以赴。

——请回答1988

再过两天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日了。

每次回忆高考的艰苦时,语气里总不自觉的带着点自豪,毕竟信念如此坚定的拼搏,一生都不会有几次,而那三年,也算是此生智力的高峰,不信你可以翻翻高中的数学题,不说解了,能看懂题目都算你牛。

对待高考现在社会上褒贬不一,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绝对是改变命运的出路。

程晓祥,1977年参加高考,考取屯溪茶校。

程晓祥,安徽省润思红茶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

1976年底,程晓祥高中毕业后,响应国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去到了当时贵池县的棠溪公社,同时去的还有三个人,住在大队里的知青点,那年他19岁。

程晓祥还记得去的第一天晚餐是在大队干部—贫协主席家吃的,阳历3月,刚过完年,饭菜有咸肉、酸菜、白菜和霉豆腐渣,霉豆腐渣搓成半个鸡蛋大小的丸子,柴火锅米饭烧开后,舀米汤拌上,铺上一层辣椒糊,然后放在饭上蒸熟,现在是农家菜,以前都是糊口的东西。

第一天没干活,第二天烧了一天的火粪,也就是现在的草木灰肥料,拿了13个工分,那时候整工分也就15个,最能干的妇女标兵最高也不超过11个。第三天他就幸运的接到了大队支书的通知,因为他是四个人里成绩最好的,被安排到初中部去带初一、初二的数学。那时候初中、高中都是两年制的。

恢复高考的风声传了很久,终于在1977年10月21号,中国各大媒体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经过几个月的复习,程晓祥参加了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当年,贵池县大学本科的入学率只有1.5%,中专是2.5%,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形容毫不过分。

大环境下,高考是唯一离开农村的路径,程晓祥考上了屯溪茶校中专,毕业后由国家包分配,是时代也是命运,走上了一生与茶相伴的路途。

张明瀚,1978年参加高考,安徽农业大学茶学系本科专业。

张明瀚,他的父母都是是部队军人,所以一直过着随军生活,小学、中学的时候在云南的一个偏远的县城上学。恢复高考后,1979年,他16岁,成为他们那个学校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当时张明瀚从云南坐了一天的汽车、一夜的当地特色小火车,两天三夜的城区火车,来到安徽农业大学。

毕业后直接分配到贵池茶厂,工作至今。

纪万霞,1988年参加高考,安徽农业大学茶学系。

纪万霞是润思祁红销售部经理。

她是他们村第一个考上的女大学生,为此村支书还郑重地送了她一个笔记本,一支英雄的钢笔。

△图中穿红色衣服的女子是参加工作后的纪万霞

因为当时信息不发达,填志愿也完全是撞大运,第一志愿没考上后,纪万霞被调剂到了第二志愿茶学专业,到现在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堂姐夫笑她,一个好不容易从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学的还是跟农村有关的专业。

不过学茶学的好处是,当时学校每个月会有30块面值的全国粮票补贴,伙食费自己只要添一点菜钱就可以了,而且每年还有360块钱的奖学金,纪万霞每年都要拿。

在当时,高考是农村子弟唯一跳出农门的路径,城里人还可以通过招工、顶替等方法找到稳定的工作。

1991年毕业后,纪万霞被分配到贵池茶厂,除了第一年在车间,一直到现在都是负责销售工作。在计划经济时代,从南方的广东等沿海地区,到上海、江苏,然后是北方城市,都遍布她的足迹。

头几年出差跑订单,坐火车、飞机、轮船,去各个地区的单位都要开介绍信,上海茶叶公司、广东茶叶公司、江苏茶叶公司、糖酒公司以及下面的二级站、海拉尔、白城 、绥芬河市等,在当时,和贵池茶厂都有订单往来。

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高考,依然是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所以加油吧,未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努力的自己。